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麻豆传媒出品,干花图片,苔藓电影,调教小说推荐

影视文学
(看书要上\六^九^中^文\,百度输入\六^九^中^文\就能找到,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!)为什么“运气”这种东西,老是和自己作对呢?幸运女神这老女人,为什么就是看我不顺眼呢?早晨一睁眼,雅克便暗自嘀咕。昨天醉得实在太厉害,他到现在还觉得有人在耳边打鼓。不舒服,很不舒服!看着冰冷而又式样古板的盔甲,雅克感觉更难受了。在人类军队里混的时间也不短了,他还是看这些盔甲不顺眼。不仅是因为盔甲会限制魔力的发挥,更因为人类的盔甲实在无法满足精灵的审美要求。只是,军人就是军人,身体再不舒服,军营还是要去一趟的。到了军营,雅克发现昆特的脸比他还苦。中队长大人一大早就接到了任务,要护送来自首都的普莉斯拉女伯爵,前往北方的钢岩要塞。钢岩要塞是临近雾墟山脉的一座要塞。雾墟山脉虽然东临海洋,但却气候诡异,大部分区域终年积雪。越过百里雪山往北,便是塔鲁克帝国的北方死敌亚速-波尔联合王国。两国百年来争斗不休,但还从没有人能越过雾墟山脉发动奇袭,设立钢岩要塞只是为了防患未然。“又是这种垃圾任务!真把我们当佣兵使唤啊?”昆特愤愤不平地咒骂着。他很不明白,贵为莱尔领主、苍狼军团团长的卡尔侯爵,怎会为这种任务亲自下达手令,而且还明令昆特带队、雅克随行。雅克倒是心情愉快——这下他就不用参加单调的训练了。而且,侯爵的手令要求他们不得暴露军人身份,也就是说,自己可以不穿那身沉重的铁甲。更让他高兴的是,此行经过的城镇,他一个都没去过。说不定,在那些地方能够找到妹妹的踪迹……然而,一到集合点,雅克关于未来的美好憧憬立刻烟消云散。倚着马车、面带讽刺之色的那个家伙,不正是酒馆里的轻薄少年吗?他这次穿的白袍,看式样正是晨曦教会牧师袍,只是袍色并非常见的淡黄色。当然了,酒馆里见过的那四名随从都在,此外还多了五个实力不弱的骑士,外加一名女魔法师——她的魔力似乎已有十二级水准。这样的阵容,还需要我的保护吗?痛苦地摸着自己的大脑袋,昆特中队长呻吟了一声。但军命如山,他只能平静地带着手下上前行礼。那四名随从个个脸色古怪,回了个标准的骑士问候礼。艾瑞对那少年牧师及其随从视而不见,径自缠着女魔法师攀谈。雅克则若无其事地走上前去,微笑着和众人打招呼:“雅克?桑德。初次见面,大家多关照。”初次见面?昆特、艾瑞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:无耻啊无耻!虽然兄弟你的确是醉倒了,也不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、什么都不记得吧?本来一脸讥诮的白袍少年,怔了怔,突然笑了起来。只是,那笑容说不出的狡黠。与昆特交过手的中年骑士,显然是这些随从的头儿,他急忙出来打圆场:“今后大家就是同伴了,认识一下吧,我是菲戈?凯末尔。”其它人也先后通报了姓名,少年牧师最后才翻了翻白眼,哼哼道:“茉伊拉。”“好名字,好名字,以命运为名,果然不愧是年少有为的牧师啊。”雅克打着哈哈。在古语里,“茉伊拉”正是“命运”之意。只是,这好像是女人的名字吧?这家伙实力强得变态,还身怀镜魅异术,怎么就这么娘娘腔呢?此行的保护目标——普莉斯拉女伯爵就在马车里。装饰豪华的车厢上雕刻着一个巨大的贵族徽章,血色长剑表明这是一个有着军功的家族,而紫色玫瑰则显示这个家族中曾经出过皇后。原以为这是一次休闲的旅行,但女伯爵宣布的行程打消了大家的幻想:这些人放着好好的大路不走,非要穿越原始森林!就为了节省那点时间!那片森林虽然没有什么强力魔兽,几股盗贼也不成气候,但一头钻进热带雨林总不是什么惬意的事情。“急着生小孩啊?要不就是去幽会!”昆特晃着他的大脑袋,私下里愤愤地抱怨。但他决定不了行程,命令很明确:他们必须绝对服从女伯爵的命令。青纱般的薄雾笼罩着初秋的雨林,到处都是浓重的霉味和潮气。在这个多雨的季节穿越泥泞的森林,的确不是件轻松事。一行人的实力都不差,还有昆特这个丛林老手带路,但还是走走停停,行进速度始终提不上去。令雅克惊讶的是,茉伊拉居然没去骚扰那个名叫伊芙的女魔法师。“呃,一定是因为伊芙的年龄不小了。”雅克推断。女性魔法师,尤其是那些长相过得去的,都很注意保养,五六十岁了也不显老。这伊芙看上去不过20多岁,实际上说不定已是四五十岁的老女人了。“没问题!顶多就是老了点,我不在乎。”艾瑞打了个响指,又溜过去献殷勤了。至于献殷勤的方式,当然是奉上现刻的雕像,然后再唱上一曲情歌。昆特带了四五坛“扶头”酒,虽没有“燕翔”那么香醇,却也受到了热烈欢迎,连伊芙都尝了几口。雅克本也想喝上几口,但却有些不好意思——一脸讥诮的茉伊拉在旁边盯着呢。这少年牧师还特意摆了个摇摇晃晃的姿势,分明是在讽刺他在酒馆里的狼狈模样。然而,吃烧烤而不喝酒,实在不符合雅克的习惯。尽管他这些年来对美食的要求已经大大降低,但还是不习惯这么“虐待”自己。这天傍晚,禁不住艾瑞的反复撺掇,雅克终于忍不住喝了几口。“小家伙,你终于学会喝酒了?”茉伊拉坐到雅克对面,嘲弄地皱皱眉头,仰脖喝了一杯,随后冲他做了个拼酒的手势。另一边,几名骑士一边烤着食物,一边大声地谈论着近年来的几次重要战役。中年骑士菲戈提出切磋剑技助兴,马上有人应和,火光、剑光、矫健的身影开始交错舞动,气氛越来越热烈,只有伊芙默默地坐在篝火旁。雅克挤出一个笑脸:“伊芙女士似乎很寂寞呢,尊敬的茉伊拉牧师,你好像应该多和她聊聊。”“大于15岁的女性,我从来都没兴趣。”“……”雅克哑然。原来,原来这少年牧师是个喜欢小女孩的变态啊!“不至于这么胆小吧?我二你一!”茉伊拉挽起袍袖,冷笑着又喝了一杯。“一对一!”雅克心中暗怒:若论打架,那定是打不过你了,但若论喝酒,难道我还喝不过你这娘娘腔?难不成你的斗气还能修炼到胃上?欠债必还,有仇必报——这可是你自找的!豪气突来,雅克二话不说,也是一饮而尽。这趟旅途本就无聊,而昆特的手下并不知道酒馆里的纠纷,此刻见有人拉开架势拼酒,自然在一边起哄。素来谨慎的昆特,站在一边苦笑,早就想寻机报仇的艾瑞则主动加入——在他眼中,这贴着假胡子的少年牧师不过是小菜一碟。昆特直朝胖子使眼色,他也只当没看见。然而,没喝多久,艾瑞就后悔了。他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,马上就要到极限了,而茉伊拉依然不动声色。勉强再喝几杯,艾瑞无奈投降,奔到无人处靠着小树小解起来。雅克也是暗暗叫苦。他酒量本也不差,但哪想到这少年如此海量,眼看着就要惨败了。好一会也不见胖子回来,雅克起身便待过去“探视”,却被茉伊拉叫住了:“就这么找借口去吐?不嫌太明显了吗?”

Tags:麻豆传媒出品   干花图片   苔藓电影   调教小说推荐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