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影视文学 / 正文

图片转换文字软件,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,歪果仁漫画,短裙的小说

影视文学
(看书要上\六^九^中^文\,百度输入\六^九^中^文\就能找到,这里无垃圾广告书更新快!)日子过得真快,转眼间已过了十多天,我对这儿的环境也渐渐熟悉了,五爷他们这些日子也没再来为难我,大概是想等我身上的伤好了再作打算吧。我挽起衣袖看看胳膊上的伤口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只是隐隐地还能看出一些伤痕。也奇怪,这凌初雪好像经常受伤,我洗澡的时候发现身上好像有些旧伤,能淡淡看出些痕迹,只是不痛罢了。伤口倒是其次,只是随着日子的流逝,心却是一天比一天紧,怎样才能离开这儿呢?我现在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但这期间总算有点收获就是我知道现在是历史上的大梁时期,历称“后梁”,唐未宋初的朝代,而这个地方是大梁的都城-开封,不知老天爷是不是睡着了,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,让我莫名奇妙的回到这么个混乱时期。想想自己昨天失败的试探工作,我心里就发怵。昨天,我吃完早饭,在院子里溜达了一下,我心里一直好奇,这院子里平时没什么人看守,是不是可以出去呢?试试吧,我一边想着,一边迈着小碎步往大门口移去。大门是开着的,太好了,我加快了脚步,刚迈出门槛,还没来得及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,身后就传来一个男人的低吼,“回来,上哪儿?”“你有出门牌吗?”“啊?出门牌?我……”我愣了一下,心怦怦地跳的厉害,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。慢慢地转回身来,一个彪形大汉不知从哪冒出来,立在我面前。“我……我不是出去,只是刚才听见外面有叫卖面人的,觉得好玩,想在门口看看。”我假装平静地回答。“哪有什么卖面人的,赶快进去吧,别怵这儿了。”那人说着瞪了我一眼。“哦。”我应了一声,提着衣裙赶快回到了房间。呼……我深吸了口气,平静一下心情。想来也不会那么容易出去,再想别的办法吧。对,刚才那人提到“出门牌”。什么是出门牌?是不是有出门牌就可以出去了?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一个出门牌,有机会得问问兰心。日子还是这样平静地过了几天,只是这长长地屋子里少了些旧面孔,添了些新面孔,我心里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一天晚上来兰心找我,东拉西扯地聊了很多,特意随口问了问有关“出门牌”的事,兰心很明确地告诉我,出门牌在五爷那儿,只有他同意才能出去。没有什么正当理由那五爷肯定是不会答应的,看来要出去还得想别的办法。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刚梳洗完。“初雪姐姐,五爷找你。”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是五爷房里的另一个丫环,眉儿。“知道了,我这就过去。”我应了一声,五爷找我不会有别的事,肯定是又找到买家了,我不敢想下去,心沉了下来,不知这次是青楼,还是什么别的地方,只得硬了头皮先去见他再说。到了正屋门口,我站在外面深深吸了口气,该来的总会来,我对自己说。“五爷,我是初雪,您找我。”我说,声音有点颤,毕竟心里清楚五爷找我有什么事。“进来吧。”还是那样流气的声音。我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,见五爷斜斜地歪在炕上,只穿了件白色衫子,胸膛粗糙的肌肤露在外面,真恶心。“现在身子好些了?”他紧紧盯着我问。“是,五爷。”我轻轻地回答。“那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你回去准备准备,明天怡芙楼赵老板过来接你。”他命令道,容不得我说不。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,心里堵得慌,青楼,还是青楼,没想到来的这么快,一时脑子里一片空白。“怎么,当初可是你答应要好好报答我的,反悔了?”他见我好长时间没说话,又高声问道。“哦,没有忘记。”我回答。“那就好,回去收拾一下,明天一早出发。”五爷又命令道。“是。”我一顿,“不过,五爷没有别的吩咐吗?”“没有。”他不耐烦地答道。“那我就没有什么随身物品吗?”我问,因为我听兰心说过,弄来这里的姑娘如果原本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要交上来保管,但如哪一天被卖到青楼或是什么别的地方,五爷还是会归还一两件物品,权当嫁妆,呵呵,还挺会来事。凌初雪原来有什么东西,我并不知道,但会不会有那个玉猪龙呢。如果真是那个东西,我一定可以回去的,我总是有种感觉既然它能把我带到古代,就一定也存在这个时代,不管怎样总得试试。

Tags:图片转换文字软件   双腿被分到最大用绳子绑住   歪果仁漫画   短裙的小说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